施秉县 贞丰县 扎兰屯市 精河县 南平市 全州县 正镶白旗 嘉鱼县 仁寿县 茶陵县 花莲县 鹤山市 津市市 宁城县 玉林市 桂东县
开封县 巴南区 祁门县 专栏 大同县 马龙县 清远市 石景山区 陵水 新丰县 巢湖市 呼玛县 仁化县 荥经县 富民县 葵青区 澄迈县 奉化市 霞浦县 南乐县 深圳市 凤冈县
注册

“国保”毗卢寺壁画明代以来首次大规模修复启动

,得意之作太和殿端菜

通译新车报价过浓


来源:燕赵都市报

在石家庄市西北郊的上京村,有一处叫毗卢寺的寺院,这是一座有“小敦煌”之称的千年古刹,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中释迦殿、毗卢殿内的毗卢寺彩绘佛教壁画总面积达200多平方米,与

来自敦煌研究院修复队的王兴龙正在修复壁画(图片来源:燕赵都市报 摄影:赵海江)

在石家庄市西北郊的上京村,有一处叫毗卢寺的寺院,这是一座有“小敦煌”之称的千年古刹,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中释迦殿、毗卢殿内的毗卢寺彩绘佛教壁画总面积达200多平方米,与大名鼎鼎的敦煌莫高窟壁画同为中国四大壁画之一。

作为不可再生的文物,毗卢寺壁画的修复性保护刻不容缓。3月底开始,来自敦煌研究院的修复队正式启动了毗卢寺全面修复性保护工作,对200多平方米的壁画进行整体的修复性保护,这也是毗卢寺自明代以来首次对壁画开展大规模修复。4月14日,记者在毗卢寺壁画修复保护工作现场看到,虽然修复工作已经启动,但是毗卢寺依然“开门纳客”,前往参观的市民可以现场见证“国保”毗卢寺壁画的修复过程。

现场:毗卢寺壁画开放性修复启动

因为不是周末,昨日,毗卢寺的游人并不多,走进正殿毗卢殿可以看到,壁画分上、中、下三排,画面中,罗汉、菩萨、城隍土地、帝王后妃、忠臣良将、贤妇烈女等,繁复驳杂却又井然有序;风俗画部分还有热情招徕顾客的货郎以及为生计奔忙的民间说唱艺人、泥瓦匠、石匠等。

来自敦煌研究院的工作人员王兴龙正坐在西壁处,小心翼翼地拿着修复刀,用草泥在壁画上进行修复。他身后搭着一个架子。“修复工作是从下往上操作,现在是修复下端。”石家庄市毗卢寺博物院院长郑建飞介绍说,毗卢寺壁画笔法非常细腻,保护得还不错,但是所有的壁画都面临一个共同问题,即无法避免病害,因此抢救性保护可以说是一项必不可少的措施。

因为壁画保护对光线有一定要求,整个殿内有些昏暗,壁画像蒙了一层灰。“很多市民来参观就说让我们把壁画扫扫土,可不是这么简单,一扫土可能壁画就没有了。”郑建飞说,现在关注文物的市民不少,有人提议给壁画扫扫土,也有人提议把空缺的地方补上再画画,殊不知,古代壁画经历数百年沧桑,必须用专业手段和技术来保护。壁画修复,不是说要拿画笔再描一次、上上色,而是修复壁画上的空鼓、起甲等“病害”,是延长它的寿命,并不是让它变成新的。这次修复采取了开放的形式,让游客可以参观并见证修复的过程,就是希望让市民更多地了解文物保护,传播传统文化。

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前来参观的市民在壁画修复位置旁驻足观看,对修复过程非常感兴趣。“我经常过来,但是第一次看到现场修复,感觉很神奇。”有参观的市民说。

亮点:明代以来首次大规模壁画修复

“你看,这处壁画的墙皮都脱落了。”和正殿毗卢殿相比,释迦殿的壁画显得更加模糊,郑建飞指着东壁说,随着墙体的倾斜,可以明显看到,上面突出的部分画面还比较清楚,而下面部分病害就比较严重。“就像是得了慢性病,一点都不敢碰,只要是碰一处,就会引发并发症。”

郑建飞说,壁画受环境尤其是气候影响非常大,每到伏天,寺内就会非常潮湿,受其影响,久而久之,壁画就会脱落。“西北部过来的雨水多,西面这个墙脱落得也稍厉害一些,平时就连湿度、环境当中的粉尘,包括人呼出来的二氧化碳,对壁画都会有一定的影响。”

“毗卢寺壁画最主要的‘病症’酥碱,就是因为石家庄四季分明造成的。咱们这儿秋天很干燥,夏天湿度大,造成墙体膨胀、收缩反复作用,令壁画的地仗层被破坏而产生疏松状态。另外还有空鼓起甲导致画壁上的颜料层凸起绽开。”郑建飞说,这次的抢救性保护是一次全面的修复,包括两个殿的壁画,先是毗卢殿,之后是释迦殿,计划一年左右完成。“毗卢寺是民间寺院,因此历史上一直资金不足,没有修复。”郑建飞说,也正因为这样,才使得明朝壁画原貌得以保存。

据悉,寺内明代壁画的精美程度和艺术水平之高,全国少见。壁画内容集佛、道、儒三教于一身,还有部分内容反映当时的社会风俗和往古人物,绘画技巧精湛高超,线条齐全,达到了“满壁风动、飘然欲仙”的极高艺术境界。1996年,该壁画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国内著名的甘肃敦煌壁画、北京法海寺壁画、山西永乐宫壁画齐名。毗卢寺壁画总面积有200多平方米,主要分布在释迦殿和毗卢殿内,尤以毗卢殿壁画最为精彩。毗卢殿壁画有122平方米,绘有122组508位人物,每组均标榜题名。

聚焦:敦煌专家祖孙三代齐上阵

“壁画修复工作从3月底开始启动,目前已经有四位敦煌研究院的专业人士在现场工作。”郑建飞说,2014年敦煌研究院启动毗卢寺壁画修复方案的制定工作,2015年国家文物局原则通过这一方案。之后敦煌方面又用一年时间对该方案进行了补充和完善,去年底河北省文物局评估并通过了该方案。“修复方案比砖头还厚,敦煌专家特别细致,哪里有什么‘病症’,采用何种方法和材料都清楚注明。”

但壁画修复有特定要求,低于零度不能进行,因此今年3月底才正式启动,修复将持续到11月左右,明年还将继续。此次参与毗卢寺壁画修复的也是敦煌研究院的“精英团队”,修复队伍里更有李云鹤、李波和李晓阳这样“祖孙三代”人一起上阵。“李云鹤老先生已经85岁了,从事壁画修复60多年,非常专业。李波是他的儿子,也是这次的领队,李晓阳是李波的侄子,他也是第一批到这里的技术人员。”郑建飞说。

“他们将在这里一直修复到11月份,明年3月再开始新一轮。”郑建飞说,李云鹤人称“文物修复界泰斗”,他是国内石窟整体异地搬迁复原成功的第一人、也是国内运用金属骨架修复保护壁画获得成功的第一人,还是国内原位整体揭取复原大面积壁画获得成功的第一人,年过八旬依然“活跃”在文物修复保护的第一现场。当初郑建飞带着照片等毗卢寺壁画的“病历”找到敦煌研究院时,李云鹤当即表示,石家庄毗卢寺的壁画得修,“他说,不修对不起后人,对不起自己这份工作。”

郑建飞提醒说,这祖孙三人近期会轮番现身毗卢寺,“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半,除了中午休息,大家都可以直击壁画修复,有问题可以交流,但尽量不要妨碍专家工作。”

[责任编辑:林恩 PFO008]

责任编辑:林恩 PFO00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